您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审判业务 > 案例研讨

附条件合作经营协议的适用

来源:   发布时间: 2018年07月10日

  耿XX诉淄博XX化工有限公司民间借贷

  案

  (附条件合作经营协议)

  裁判要旨  当事人将合作期间公司的负债约定作为双方合作的重要条件之一,合作经营并未终止解散,一方在合作期间向公司主张借款权利条件并未成就,其主张人民法院不予支持。其可待双方合作终止清算完毕后,再行主张。

  • 首部
  • 判决书字号

  一审判决书:山东省淄博市临淄区人民法院(2016)鲁0305民初473号民事判决书。

  二审判决书:山东省淄博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鲁03民终1646号民事判决书。

  2.案由:民间借贷纠纷。

  3.诉讼双方

  原告(被上诉人):耿XX,男,1949年4月21日生,汉族,居民,现住淄博市临淄区辛店街道办事处安里村。

  委托诉讼代理人(一审):贾纯迪,山东大地人(临淄)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二审):张思军,山东大地人(临淄)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二审):翟雪,山东大地人(临淄)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被告(上诉人):淄博XX化工有限公司,住所地:淄博市临淄区乙烯路297号。

  法定代表人:代克强,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一审):路莹,山东正大至诚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一审):于海臻,山东正大至诚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二审):李红,女,该公司职工。

  4.审级:二审。

  5.审判机关和审判组织

  一审法院:山东省淄博市临淄区人民法院。

  独任审判员:于洪学。

  二审法院:山东省淄博市中级人民法院。

  合议庭组成人员:审判长:郭东辉;审判员:胡晓梅、郭鹏。

  6.审结时间

  一审审结时间:2016年6月28日。

  二审审结时间:2017年8月7日。

  • 一审情况
  1. 一审诉辩主张

  原告耿XX诉称:自2004年5月17日起,被告因经营过程中缺乏周转资金多次向原告借款5020689.6元。原告分次将借款资金交付给被告后,被告分别为原告出具借款凭证。后原告要求被告归还借款,被告至今未还。为此,原告诉至法院,要求被告归还借款5020689.6元。

  被告淄博XX化工有限公司辩称:原告在引进朱文威对答辩人进行投资重整时,已书面明确有约定答辩人不再承担原告的债务,即原告以明示的方式放弃了对借款的追偿权。该借款是否真实,尚需原告出具转账凭证来证实。如仅凭收款收据,被告认为原告的举证是不充分的。

  1. 一审事实和证据

  山东省淄博市临淄区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自2004年5月17日起,被告因经营过程中缺乏周转资金多次向原告借款5020689.6元。原告分次将借款资金交付给被告后,被告分别为原告出具借款凭证。后原告要求被告归还借款,被告至今未还。

  上述事实,有原、被告当庭陈述及原告提供的收款凭证9份、审计报告一份等证据证实。

  1. 一审判案理由

  山东省淄博市临淄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淄博XX化工有限公司向原告耿XX借款,事实清楚,证据充分,故原告要求被告归还借款的诉求,本院予以支持。被告主张原告已明示过放弃债权,无证据证实,本院不予支持。

  1. 一审定案结论

  山东省淄博市临淄区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九十条、第一百零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淄博XX化工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归还原告耿XX借款5 020 689.6元。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46 945元,诉讼保全费5 000元,由被告淄博XX化工有限公司负担。

  • 二审诉辩主张

  淄博XX化工有限公司诉称:1、撤销一审判决,驳回被上诉人的诉讼请求或发回重审;2、被上诉人承担二审诉讼费用。事实和理由:1、本案借款标的额较大,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现金支付的必须提供取款凭证,转账支付的必须提供转账凭证,才能证明实际履行了出借义务。一审中,被上诉人对于借款的事实举证不充分,不能证明已实际履行了出借义务。2、即使上述借款事实存在,依据上诉人股东朱文威与被上诉人签订的合作协议,双方合作期间,上诉人对外的债务不包括本案借款,在被上诉人明确放弃对上诉人借款追偿的情况下,朱文威才同意与被上诉人进行合作,对上诉人进行投资。现被上诉人在合同期间向上诉人主张归还借款,违背了合作协议约定,违背了诚实信用原则,其诉讼请求不应支持。

  耿XX辩称: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一正确,请求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 二审事实和证据

  山东省淄博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公开审理查明: 2013年10月8日至10月9日,朱文威(甲方)与耿XX(乙方)签订合作经营协议一份。该协议第一条第二项内容为,甲乙双方共同确定的公司负债:目前原公司的负债经甲乙双方共同协商确定为壹仟柒佰捌拾柒万玖仟捌佰元(1 787. 98万元)。其中,银行贷款及借款1 460万元,应付账款327. 98万元,应付账款包括原公司所欠合作单位的货款、运费、修理费、工程款、设备款、安检员工资、给渠村的捐款、市区环保局罚款和安监局罚款。由甲乙双方合作经营公司作为公司负债共同承担。第四条内容为,合作经营公司的股份变更和股东组成:公司股东由甲方代表、乙方代表和甲方聘任的总经理共三人组成。甲方入股公司,作为大股东出任公司董事长,行使董事长的权利。公司所有的生产经营管理工作全部由甲方负责,年底按照比例分工;乙方有权查看公司的生产经营账目,年底享受按比例的分红。第五条内容为,公司的经营模式和股份比例:公司采用股份制有限责任公司模式经营,实行总经理负责制,全面负责公司的日常生产经营管理工作。总经理由董事长聘任,对董事长负责,其他生产管理人员由总经理聘任,对总经理负责,总经理出任公司法人代表。分派部分公司的股份给总经理作为激励,公司股份比例由甲乙双方协商确定。

  2014年1月24日,淄博XX化工有限公司召开股东大会,形成了股东会决议:一、同意股东耿安刚将其持有的本公司263. 2093万元股权(占注册资本43. 87%,已出资263. 2093万元)以263. 2093万元的价格依法转让给朱文威;同意股东王英明将其持有的本公司284万元股权(占注册资本47. 33%,已出资284万元)以284万元的价格依法转让给耿XX;同意股东高龙清将其持有的本公司3. 2295万元股权(占注册资本0. 54%,已出资3. 2295万元)以3. 2295万元的价格依法转让给朱文威;同意股东赵永勋将其持有的本公司7. 5476万元股权(占注册资本1. 26%,  已出资7. 5476万元)以7. 5476万元的价格依法转让给朱文威;同意股东边树刚将其持有的本公司42. 0136万元股权(占注册资本7%,已出资42. 0136万元)中的部分股权12. 0136万元以12. 0136万元的价格依法转让给朱文威;同意股东边树刚将其持有的本公司42. 0l36万元股权(占注册资本7%,已出资42. 0136万元)中的部分股权30万元以30万元的价格依法转让给代克强;公司其他股东同意放弃优先购买权。转让后朱文威、耿XX、代克强为公司股东,耿安刚、王英明、高龙清、边树刚、赵永勋退出公司。同日,耿安刚与朱文威、王英明与耿XX、高龙清与朱文威、赵永勋与朱文威、边树刚与朱文威、边树刚与代克强分别签订股权转让合同,达成股权转让事宜。2014年2月13日,经淄博市工商局临淄分局核准,淄博XX化工有限公司股东变更为:朱文威,持股比例47. 67%;耿XX,持股比例47. 33%;代克强,持股比例5%。

  另查明,淄博XX化工有限公司原股东耿安刚系耿XX之子,原股东边树刚系耿XX女婿。

  以上事实有工商服务业统一收款收据及记账凭证各一份、国家税务局通用机打发票及记账凭证各一份予以证实。

  • 二审判案理由

  山东省淄博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通过上诉人淄博XX化工有限公司提交的收款收据、机打发票及所附的记账凭证的内容可以看出,在耿XX与朱文威合作之前,淄博XX化工有限公司的相关维修项目的支出由耿XX签字审批方可支付,据此能够确定耿XX应系淄博XX化工有限公司的相关负责人。耿XX与朱文威通过协商达成合作协议,双方对于合作之后淄博XX化工有限公司的资产、负债、经营模式、股份变更、股东组成、股份比例作出了约定。上述协议签订后,股权转让受让各方均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原股东耿安刚、王英明、高龙清、边树刚、赵永勋转让股权退出公司,新股东朱文威、耿XX、代克强受让股权接手公司,上述事宜也办理了工商变更登记。通过上述事实能够确定,淄博XX化工有限公司股东及股权的变更完全是按照耿XX与朱文威合作协议的内容推进实施的,同时考虑到耿XX与公司原部分股东的亲属关系,本院确定耿XX在与朱文威合作之前即是淄博XX化工有限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本案借款发生在耿XX与朱文威合作之前,也即耿XX系淄博XX化工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期间,暂且不论耿XX与淄博XX化工有限公司之间借款的真实性,在耿XX与朱文威合作时,双方已就合作经营事项协议约定,双方共同确认合作期间公司的负债包括银行贷款及借款、应付合作单位货款、运费、修理费、工程款、设备款、安检员工资、捐款、罚款,并不包括本案借款。现双方合作经营并未终止解散,耿XX在合作期间向淄博XX化工有限公司主张权利条件并未成就,其若主张本案借款,可待双方合作终止清算完毕后,再行主张。一审判决未考虑双方合作经营的实际情况,简单认定本案借贷关系,侵害了淄博XX化工有限公司其他股东的合法权益,本院予以纠正。一审法院适用简易程序审理本案,诉讼费应当减半收取,一审判决全额收取诉讼费不当,本院予以纠正。综上所述,淄博XX化工有限公司的上诉请求成立,本院予以支持。

  • 二审定案结论

  山东省淄博市中级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六十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规定,判决如下:

  1. 撤销淄博市临淄区人民法院(2016)鲁0305民初字第473号民事判决;

  2.驳回耿XX的诉讼请求。

  一审案件受理费46 945.00元,减半收取23 472.50元;诉讼保全费5 000.00元,由耿XX负担。二审案件受理费46 945.00元,由耿XX负担。

  • 解说

  民法通则第六十二条规定:“民事法律行为可以附条件,附条件的民事法律行为在符合所附条件时生效。”合同法第四十五条规定:“当事人对合同的效力可以约定附条件。附生效条件的合同,自条件成就时生效。附解除条件的合同,自条件成就时失效。 当事人为自己的利益不正当地阻止条件成就的,视为条件已成就;不正当地促成条件成就的,视为条件不成就。”本条是对附条件合同效力的规定。

  根据本条的规定,合同的双方当事人可以对合同的效力附条件,即附条件的合同。所谓附条件的合同,是指合同的双方当事人在合同中约定某种事实状态,并以其将来发生或者不发生作为合同生效或者不生效的限制条件的合同。 所附条件是指合同当事人自己约定的、未来有可能发生的、用来限定合同效力的某种合法事实。所附条件有以下特点:

  1.所附条件是由双方当事人约定的,并且作为合同的一个条款列入合同中。其与法定条件的最大区别就在于后者是由法律规定的,不由当事人的意思取合并具有普遍约束力的条件。因此、合同双方当事人不得以法定条件作为所附条件。

  2.条件是将来可能发生的事实。过去的、现存的事实或者将来必定发生的事实或者必定不能发生的事实不能作为所附条件。此外,法律规定的事实也不能作为附条件,如子女继承父亲遗产要等到父亲死亡,就不能作为条件。

  3.所附条件是当事人用来限制合同法律效力的附属意思表示。它同当事人约定的所谓供货条件、付款条件是不同的,后者是合同自身内容的一部分,而附条件合同的所附条件只是合同的附属内容。

  4.所附条件必须是合法的事实。违法的事实不能作为条件,如双方当事人不能约定某人杀死某人作为合同生效的条件。

  所附条件可分为生效条件和解除条件。生效条件是指使合同的效力发生或者不发生的条件。在此条件出现之前,也即本条所说的条件成就之前,合同的效力处于不确定状态,当此条件出现后,即条件成就后,合同生效;当条件没有出现(或成就),合同也就不生效。例如甲与乙签订买卖合同,甲同意把房子卖给乙,但是条件是要在甲调到外地工作过后。这个条件一旦出现后,则卖房的合同即生效。解除条件又称消灭条件,是指对具有效力的合同,当合同约定的条件出现(即成就)时,合同的效力归于消灭;若确定该条件不出现(不成就),则该合同仍确保其效力。

  附条件的合同中,所附条件的出现对该合同的法律效力有决定性作用,根据本条的规定,附条件合同在所附条件出现时分为两种情况:生效条件的出现使该合同产生法律效力;附解除条件的合同中,解除条件的出现使该合同失去效力。

  这里需要特别指出的是,附条件的合同虽然要在所附条件出现时生效或者失效,但是对于当事人仍然具有法律约束力,双方当事人不能随意变更或者解除。一旦符合所附条件时,一方如果不履行,就要赔偿因此给对方造成的损失。所以,附条件的合同效力可分为条件成就前的效力和条件成就后的效力。条件未出现前的效力对于附生效条件的合同表现为当事人不得自行撤销、变更合同的拘束力和可基于条件出现时对该合同生效的期待权;在附解除条件的合同中则表现为当事人可期待条件出现时合同效力归于消灭的期待权。条件出现后效力在附生效条件的合同中表现为该合同生效,在附解除条件的合同中则表现为条件出现后合同的效力归于消灭。

  由于附条件的合同的生效或者终止的效力取决于所附条件的成就或者不成就(即出现或不出现),并且所附条件事先是不确定的,因此,任何一方均不得以违反诚实信用原则的方法恶意地促成条件的成就或者阻止条件的成就(出现)。因此,本条第二款规定,当事人为自己的利益不正当地阻止条件成就的,视为条件已成就;不正当地促成条件成就的,视为条件不成就。

  本案中,被告虽辩称原告在引进朱文威对其进行投资重整时,已书面明确有约定其不再承担原告的债务,即原告以明示的方式放弃了对借款的追偿权,但被告无证据予以证实。本案借款发生在耿XX与朱文威合作之前,也即耿XX系淄博XX化工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期间,暂且不论耿XX与淄博XX化工有限公司之间借款的真实性,在耿XX与朱文威合作时,双方已就合作经营事项协议约定,双方共同确认合作期间公司的负债包括银行贷款及借款、应付合作单位货款、运费、修理费、工程款、设备款、安检员工资、捐款、罚款,并不包括本案借款。对合作期间公司的负债约定毫无疑问是双方合作的重要条件之一。至于耿XX出借给淄博XX化工有限公司的借款从双方合作经营协议完全可以得出,在合作期间耿XX不能向淄博XX化工有限公司主张归还借款,也即在双方合作经营终止后,耿XX当然有权向具备独立法人主体资格的淄博XX化工有限公司主张归还借款。现双方合作经营并未终止解散,耿XX在合作期间向淄博XX化工有限公司主张权利条件并未成就,其若主张本案借款,可待双方合作终止清算完毕后,再行主张。一审判决未考虑双方合作经营的实际情况,简单认定本案借贷关系,侵害了淄博XX化工有限公司其他股东的合法权益,二审予以纠正具有事实和法律依据。

  (山东省淄博市临淄区人民法院   刘海红)

关闭
版权所有:淄博市临淄区人民法院 ICP备案号:鲁ICP备13032396号
地址:淄博市临淄区桓公路113号 电话:0533-7180378  邮编:255400